繁体版 简体版
502TXT > 古代言情 > 女尊:空间在手宠夫不愁 > 第241章 都是草民的错

一炷香后。

宁傲云打起了哈欠。

楚回立马让她躺下。

给她施针。

宁傲云就感觉针扎下去的时候, 有点酸胀。

但很快。

困意袭来。

她便沉沉睡去。

目睹全过程的宁傲雪眼中透出震惊,走上来仔细看了看睡着的女皇。

侧头看着楚回,小声道:“女皇真睡着了?”

楚回点头:“嗯。”

“天呐,要只要女皇已经好几年都没有睡过一个完整的觉了,更别说在白天入睡了。”

宁傲雪话音刚落。

底下,就传来宁傲云的呼噜声。

这下。

她是真信楚回会医术,而且医术特别好。

宁傲云醒来的时候。

外头,天已经黑了。

她一跃坐起来,伸了个懒腰。

掀开纱幔对着外头喊:“吉祥。”

很快。

她的贴身宫侍一脸高兴地走上来:“恭喜女皇,您从上午一直睡到晚上,您一定饿了吧?那位楚大夫还会做饭,临走前,还给您准备一桌饭菜,您可要用膳?”

“外头天黑了?”

“是啊,女皇,您这一觉,睡得可真久。”

别人听到这话,肯定会不高兴。

但对一直睡不着的宁傲云来说。

就是一句吉利话。

“怪不得,朕觉得浑身轻松,感觉一下子卸下了千斤重的石头。”宁傲云从床上起来,活动活动筋骨。

倏地。

她抚上自己的面,一脸欣喜地看着正在给自己穿衣的吉祥:“朕面上不痛了,真不痛了?”

“真的吗?女皇,您真的不痛了?”

“是啊。”

怕是错觉,宁傲云捏了自己一下,痛的。

但面上就是不痛。

顿时,她更加高兴了:“看来傲雪带来这个大夫的确很厉害,对了,你刚刚说,那楚回还做了饭?”

“是,她说,女皇您的饮食现在要清淡为主,还特意去了厨房询问给您一直做饭的大厨,一边做,一边教大厨们呢。”

宁傲云听得满意地点点头:“去把饭菜端来。”

“是。”

饭菜一上桌。

宁傲云就被饭菜的香气勾出了肚里的馋虫。

她立马坐起来。

又不用吉祥布菜。

自己拿起筷子,就开始大快朵颐。

菜都是她吃过的。

可味道,真是说不出鲜美。

“回儿,你为什么要给女皇做饭呢?”

回小饭馆的路上。

宁傲雪说出自己的疑惑。

“傲雪姨母,诉说说,抓住一个人,首先要抓住她的胃。吃饭治病,这两件对女皇来说,都不是什么难事,但如果有这么一个人,能牢牢抓住她这两点需求,而且无人代替,您说,她对怎么待我?”

宁傲雪脚步一停。

随即笑起来。

“回儿,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,心眼可你没这么多。”

“若不是我身怀医术,不然心眼再多也没用。”楚回冲着宁傲雪笑得灿烂,“傲雪姨母,若不着急回府的话,到小饭馆,刚好饭馆开张第一天我酿了一些酒,现在应该可以喝了。”

“你还会酿酒?”

“我会的,可多着呢。”

“你真的跟你父亲很像。”提到东方睿,宁傲雪鼻子酸涩起来,用力眨眨眼,握上楚回的肩头,“走,回饭馆。”

过了五日。

楚回再次进宫。

给宁傲云拔牙。

“楚回啊,你把朕的牙齿,都拔光了,那朕不是不能吃饭了吗?”

五日以来。

宁傲云睡得好,吃得好。

肉眼可见地,都胖了一圈。

心情也好了。

她心情一好,上朝的时候,大臣们都不再是战战兢兢的。

一打听才知道,女皇得了一位神医。

治好她多年以来的顽疾。

顿时。

对这位神医感激涕零。

“女皇,您想到的问题,草民自然想到了。”

楚回打开药箱,指着里头的东西道:“您的牙齿,基本都烂掉了,所以草民准备帮您全部拔掉,为您安装一口假牙,您放心,假牙是用特殊材料做的,不是真的牙齿,但戴上之后,您就又能正常吃饭,只要每天把假牙脱下来,放在水中清醒就可以。”

宁傲云听得连连点头:“也就是说,朕还乐意吃坚硬的食物?”

“是,而且不会再有牙疼的困扰,您躺下来,让草民给您细细检查一下。”

“好。”

因为一次性,给宁傲云将牙齿都拔掉了。

楚回怕她晚上不舒服。

便主动要求留下,照顾她一夜。

夜晚。

宁傲云躺在木桶中。

楚回站在她身后,正在给她按摩放松。

热水中,她加了安神的精油。

宁傲云就感觉,自己置身于云端中。

整个人,无比放松。

“太女,您不能进去,您不能……”

倏地。

外头,传来吉祥着急的声音。

但没一会儿。

浴房外。

还是冲进来一个y气势逼人的女子,一米八的个子,穿着明黄的袍子。

当看到站在母皇身后的女子,突然愣住了。

“你是个女的?”

寝宫内。

宁傲云坐在御榻上。

楚回站在她身后,正在给她擦头发。

望了一眼跪地的皇太女,想要笑,却拼命忍住笑。

“景琼,你太放肆了,朕的寝宫你也敢瞎闯。”

“母皇,儿臣听人说,您新得一个侍从,您知道,父君一向心思重,他敢问又不敢问,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,儿臣作为他跟您的女儿,自然有权利过问吧?”

就冲皇太女这句话。

楚回就知道,宁傲云对这个女儿很宠爱,很纵容。

不然。

借她十个胆子。

她也不敢擅闯她母皇的寝宫。

楚回眼珠一转,连忙走到皇太女跟前,跪下给她行礼:“都是草民的错,草民的名字的确会让人误会,再加上草民毕竟是为女皇看病,外头多少双眼睛盯着呢,草民定是要谨言慎行,哪知道让太女您误会,是草民考虑不周,还望太女恕罪。”

宁景琼抬头,略带诧异地看着楚回,本来就是自己不对。

她却还跟自己道歉。

顿时,宁景琼觉得,这个楚回能处。

“没、没事、若不是有楚大夫照顾,母皇也不会好的这么快。”宁景琼本来做好要被母皇痛骂的准备了,结果母皇就说了她一句,看样子,她的病真的好了。

“的确是草民有错在先,害得您跟女皇产生了误会。”楚回打开药箱,将一个瓷瓶递给宁景琼,“草民观察太女眼下发黑,估计晚上也睡不好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