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502TXT > 浪漫青春 > 大神到我碗里来 > No.145 愿望达成

虽然他们放了很长的年假,但总觉得嗖的一下就过完了。不过,为了调整状态,莫胤和夏初冬在最后一天都选择在家里做些工作,也有利于自己能更快进入工作中。而周子奇则是很得意地带着新婚老婆回到M市,下了飞机就立马给莫胤打电话,约他们出来吃饭。苏怡婷给蒋昕然说了一声,让她也出来吃饭。

“谁给你打电话啊?”辛天忍警惕地看着蒋昕然,生怕是男生约她出去。

蒋昕然睨他一眼,“你好像管得太多了一点啊。”然后继续看自己手里的小说。

辛天忍噘着嘴,心里委屈的很,可是又没法说出来,只能哀怨地把蒋昕然揽在怀里,在安慰自己受伤的心。蒋昕然瞄了他一眼,也没说什么,而是挪了一下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。

说起来他们两个人的事,蒋昕然就忍不住火冒三丈。因为他纯粹是投机取巧,也是自己被暗算了,才被迫答应他的。

其实辛天忍自己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喜欢上蒋昕然的,虽然刚见到她的时候,总觉得她是有预谋接近奶奶来认识自己。但很长时间的观察和接触,他不得不承认,自己辛盛集团总裁的身份在她面前并不好用,人家确实是发自内心地不想跟自己接触。可他却在这个过程中,把眼睛和心都遗留在她的身上。而他想来是行动派,既然喜欢上了就要把她纳入羽翼之下。

他知道蒋昕然不喜欢自己,就先给柔情攻势。没什么用后就发挥自己牛皮糖的精神,对她死缠烂打。如果能有后盾那就更好了,于是他跑去跟蒋昕然的父母搞好关系,让他们站在自己这边。蒋昕然就是想忽略自己,那都是很难的一件事。

可是即便如此,蒋昕然还是抵抗了好长时间,而事情的转折发生在他跟着她家去吃年夜饭的晚上。

那天晚上辛天忍厚着脸皮拎了礼物和蒋昕然一家吃饭,他也是事先了解了蒋爸爸蒋妈妈的喜好,这才选了昂贵又贴合长辈心意的礼物。

蒋昕然看到他送的礼物,不免瘪瘪嘴,心里嘲讽他的狗腿。谁知道,她刚想完,辛天忍就把一个盒子放在她面前,吓了她一跳。

“干嘛?”蒋昕然的声音陡然升高。

辛天忍笑眯眯地看着她,“我精心挑选的,你一定会喜欢的。”

蒋昕然并不想收他的礼物,可是爸妈还在,若是自己公然拒绝他的好意,恐怕爸妈要说自己不识好歹了。心不甘情不愿地拆开礼物,她赫然发现里面是一条镶着碎钻的毛衣链,吊坠是一只可爱的兔子。

“你……”蒋昕然不得不说,辛天忍是真的很会送礼物。就算她很抗拒,可眼睛却还是会忍不住将目光放在礼物上。

辛天忍笑得很开心,“喜欢吗?”

蒋昕然想说不喜欢,可看到辛天忍那欣喜的表情,她莫名地说不出伤他心的话。可要是如他的愿,自己又会不高兴。最后,她嘟着嘴巴,眼睛看向一边,“还行吧。”

辛天忍知道这已经是蒋昕然的极限了,也不继续追问,而是拿过毛衣链,直接起身给她戴在身上。然后看了看,对着蒋爸爸蒋妈妈说,“叔叔,阿姨,你们看,这个链子真的很适合昕然呢。”

已经被成功收买的蒋爸爸蒋妈妈自然是点头同意,“嗯,确实很好看。不过,会不会太贵重了一点了呀?”

辛天忍摇摇头,“不会,不会,昕然在我心里是无价的。”

蒋昕然暗地里翻个白眼,这家里睁眼说瞎话的功力真是无人能及啊。不过蒋爸爸蒋妈妈听了却很高兴,毕竟表扬的是辛天忍,被表扬的是自己的女儿。

吃过饭,蒋爸爸蒋妈妈就无情地把女儿卖了。尤其是蒋妈妈,很热情地把女儿跟辛天忍往一边推,“反正都放假了,明天不用上班,你就陪天忍出去散散步,可以晚些回来也没关系。”

蒋昕然无言了,她到底是不是亲生的,怎么这感觉好像自己是捡的,辛天忍才是亲生的呢。

辛天忍自然是欢天喜地地拉着蒋昕然去压马路,又觉得太冷,就带她去了影城,本来是想选一部搞笑片,结果进场后发现他们居然包场了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电影放到一半,剧情出现了男女主角亲热的戏份,辛天忍看得有些蠢蠢欲动,眼睛不停地瞄着蒋昕然,手也开始不自觉地触碰她,最后环上了她的肩膀。

“你的手!”蒋昕然低吼道。纵使厅里没有别人,她还是说得很小声。

辛天忍难得对她强硬一回,“我的手就应该放在这里,要不然我的手可能就会放在别的地方了。”他的声音变得低沉,带着磁性的诱惑。

蒋昕然身体僵了一下,没在反对,只是身体有些不自然。天晓得她在听了辛天忍的强硬后,居然没有反感,反而生出了一股顺服。倒不是欺软怕硬,而是他强硬的时候确实很有魅力。但她拒绝承认自己被吸引了,那简直太不可思议了。

看完电影,蒋昕然是心满意足了,辛天忍压根就不知道讲了什么,他的所有感官都放在蒋昕然身上去了。

从电影院出来,蒋昕然就想回家去了,可辛天忍怎么可能就这样放她走,自然是紧紧抓住她的手,丝毫不放松。不过蒋昕然也只是稍微挣扎了一下,便由着辛天忍去了。

说实话,蒋昕然自己也不知道,她到底是想回家还是不想回家。说想回家呢,被辛天忍这样抓着自己的手,她好像并不是很讨厌,也不是非常想挣脱。可要说不想回家,她心里似乎又憋着一股气,不想这样如了辛天忍的愿。看到他脸上带着欣喜的笑容,蒋昕然就有些窝火。于是乎,在看到路边有一家酒吧的时候,她便嚷嚷要进去玩。

辛天忍是要去酒吧的,不过那都是工作太累的时候,跟朋友邀约去酒吧喝喝酒。而他去的酒吧也算是比较安静一类的,在里面喝酒的人也都是很讲规矩的。而这家酒吧他从没来过,不了解里面的情况,自然是反对的。

奈何蒋昕然本来就是想找他茬的,自然是不听他的话,挣脱了他的束缚就跑进去了。辛天忍无奈地叹口气,也跟着进去了。

刚推开门,辛天忍就被里面震天响的音乐给惊了一跳。里面的人也不少,尤其是在舞池里跳舞的人。瞅见蒋昕然此时已经挤到吧台边坐上了,他自然也是快速穿过人群站到她身边去。

不可否认的是,辛天忍是个硬朗帅气的人,而且挺拔的身姿让他一进酒吧就被众多女孩子给瞄中了。等他站定,也不管他身边是不是还有个女伴,前赴后继地涌过来跟他搭讪。

因为不是熟悉的地方,辛天忍刚开始还是礼貌待人的姿态,拒绝了好几个女孩子的勾搭后,看到还有不长眼的人,他额头上的青筋就开始跳起来了。先是转身搂着在一旁看戏的蒋昕然,状似亲密地跟她说着话,然后态度越来越冷漠。但向来搭讪的人依旧络绎不绝,辛天忍最后连话都懒得说,全程只看着蒋昕然。

看到辛天忍被那么多女孩子搭讪,蒋昕然也说不出心里的感觉。想看戏,可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。索性,她干脆抱着杯子喝自己的,懒得管他那么多。

好不容易清静下来,辛天忍就变成牛皮糖黏过来了,还哀怨地控诉她狠心,都不帮他的忙,把那些不长眼睛的人赶走。蒋昕然没开口,只是带着浅笑喝自己的酒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晚上的水喝的有点多,呆了没多一会儿,辛天忍就跑去上厕所了。蒋昕然本来可以趁机回家的,结果她还是坐在那儿没动,望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“小姐,一个人吗?”就在蒋昕然发呆的时候,一个穿的人模人样的男人端了一杯马提尼走过来问她。

蒋昕然斜眼看他,“你没看到我之前身边有位男士吗?”虽然她吵着来酒吧,不过她可不是来找麻烦的。

那个男人瞄了四周一眼,“我看他匆匆忙忙离开,该不会是扔下你不管了吧。”他坐到蒋昕然旁边,“不过没关系,他不管你,我管你。”说完,看到蒋昕然杯里的酒喝完了,自作主张地跟酒保说,“给这位小姐来一杯长岛冰茶,我请客。”

蒋昕然甚少来酒吧,但并不代表她不知道“长岛冰茶”是烈酒,她嗤笑地看着那个男人,想也没想就拒绝了,“谢谢,不过我有钱,可以自己买酒。”等酒保把“长岛冰茶”放在桌上后,伸手将其推开。

男人也不生气,咧嘴笑道,“嗯,我喜欢你这样的。不喜欢长岛冰茶,那就一杯彩虹酒吧。”

看着酒保熟练地调制出“彩虹酒”,蒋昕然被几种颜色给吸引了眼球,男人见状眉头微挑,似乎看到了希望,主动上前给她介绍调制彩虹酒的原材料。蒋昕然被那个男人的介绍给忽悠的有些晕乎,一时好奇也忘了带着戒备,兴致勃勃地端起酒就抿了一口。

本来辛天忍只是去上个厕所,谁知道上完后就被几个女人给堵在走廊上,就算他黑着脸冷漠地一句话不说,还抬步往外走,那几个女人也是硬生生地拖住了他的脚步,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走到大厅里。刚走出来就看到蒋昕然端着一杯鸡尾酒往嘴里送,而她旁边还站着一个男人,他脸上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怀好意。辛天忍又气又恼,自己不过离开小会儿,她居然跟别的男人说上话了。最重要的是,她怎么可能让别的男人对她心存欲念。

也不管几个女人是否会跌倒,辛天忍恼怒地推开几个女人就冲了过去,“谁准你喝酒的。”他一把抢过蒋昕然手里的酒,破天荒地怒瞪着她。

蒋昕然被他怨怒的眼神给吓了一跳,难得的没有跳脚,也没有反驳,只是小声地嘟囔着,“我只是觉得这酒很好看,想尝尝嘛。”

辛天忍看她小媳妇的模样,心里也是憋屈的很。她这样,叫他有气都发不出来,只能自个儿闷在心里。

旁边的男人皱着眉头看着辛天忍,“你是谁?我先跟这位小姐说话的,你是不是应该尊重一下先来后到。”眼看着到手的鸭子就要飞了,男人开口企图阻止捣乱的人。

辛天忍微眯着眼,冷笑道,“我是跟她一起进来的,既然你尊重先来后到,麻烦你现在赶紧滚。”

蒋昕然突然觉得脑袋有些晕乎,身上也很热,可明明刚才她也没觉得有多热啊。解开衣服的扣子,蒋昕然想脱掉外套。

辛天忍注意到了她的不对劲,拿出平日里当总裁时的威严,瞪着蒋昕然旁边的男人,“最好不要让我再见到你,否则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说完,他抓住蒋昕然欲脱衣服的手,付了酒钱,将她箍在怀里带离了酒吧。

“呿。”男人不服气地啐了一声,可想到刚才辛天忍那罗刹一般的申请,他还是有些脊背发凉。

蒋昕然已经开始迷糊,小脸通红,眼神迷蒙带着些魅惑,嘴里不停嚷着热,手也是不停地撕扯着自己的衣服,要不是辛天忍抱住她,她恐怕会把自己扒个精光吧。而她这模样显然是中了药,而下药的人不用想也知道是刚才那个男人。

美人在怀,在不停地磨蹭自己,辛天忍也是忍得相当辛苦。本来是想把她带去附近的酒店,但他害怕会被狗仔拍到,这样会毁掉蒋昕然的名声,便叫了出租车把她带去自己在市里的房子。

好不容易把蒋昕然带回家里,辛天忍终于能松口气。他完全不想回忆出租车司机看他们的眼神,这大概是他这二十几年来最煎熬的二十来分钟了。

“昕然,昕然,醒醒!”辛天忍把她放到床上,一边要压制着她不让她扯自己衣服,一边不停地环着她希望她能赶紧清醒过来。

别说清醒过来了,蒋昕然连意识都没有了。睁开迷蒙的眼睛,看着辛天忍,她竟然一把抓住他将他拽到床上去了。辛天忍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强吻了。还被蒋昕然很粗鲁地扯开衣服,两只小手在他的胸膛上游移着。

本来就已经忍得很辛苦了,还被心爱之人这样骚扰。可想而知,辛天忍没给蒋昕然太多主动的机会,很快就翻过身将她压在下面,拿过了主动权。当他知道自己是蒋昕然的第一个时,激动地差点缴械投降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药物的作用,蒋昕然居然缠着辛天忍闹到半夜,最后才疲惫地睡下。辛天忍通体舒畅了,心里又激动又懊悔,他们的第一次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生的,明明想有一个浪漫的开始,结果却是……不过辛天忍转念一想,这样也好,如此就能要挟她对自己负责,那她就摆脱不了自己了。真是越想越开心,辛天忍伸手将蒋昕然揽在怀里,就睡了。

第二天早上,蒋昕然是头痛、腰痛、腿也痛,她觉得自己是被一百个人轮流胖揍,要不然怎么可能这么痛。当她感觉到身上有异物,转头去看的时候,吓得直接尖叫起来。

辛天忍被她着高分贝的声音给吵醒,见到蒋昕然后露出一口白牙,笑得很是得意,“早啊,亲爱的。”

“你怎么会……我……”连验证都不用,蒋昕然知道自己跟辛天忍此时是坦诚相对,可是……“我们怎么会……这样!”她想拿被子把自己裹起来,可辛天忍怎么会给她不认账的机会,大手一捞就把她放进自己怀里。

“我说蒋小姐,你昨晚把我用了,现在是打算不认账了?”辛天忍眉头挑起,看起来也是邪魅,带着说不尽的诱惑。

蒋昕然吞吞口水,“请问,我昨晚用你干什么了?”证据未出,拒不认罪。

辛天忍睨着她,“你昨晚喝了别人给你的酒吧。”

蒋昕然点点头,“就两小口而已,我好奇那个酒的味道。”

“然后你就中了别人给你下的药,要不是我带你离开,此刻躺在你身边的就是一个陌生男人了。”想到这件事,辛天忍就忍不住想发火。

蒋昕然瑟缩了一下,“对不起嘛,我一高兴……就给忘了。”她心虚地吐吐舌头。

辛天忍深吸一口气,“你那样子我也不可能把你送回家去,就把你带回我家了。我本来是想让你洗个澡,这样能清醒一些,谁知道我刚叫你两声,你就把我拉到床上去了,还强吻我,吃我豆腐。”

辛天忍这么一说,蒋昕然就记起了一些昨晚的一些片段。她记得自己当时看着辛天忍的时候,居然觉得他很帅,一时被男色诱惑就犯下了不可挽回的错误。蒋昕然捂住脸,她现在按倒退键还来得及吗?她这一世英名估计也就这样随水东流了,真是失策。

辛天忍一只手枕着头,另一只手依旧不放松地箍着蒋昕然,他幽幽地问道,“说吧,你把我吃干抹净,用了一个晚上,打算怎么负责呢?”

蒋昕然愕然,随即哭笑不得,“你是个大男人诶,怎么好意思让女人负责啊。”

辛天忍睨着她,“咋的,你想玩完了就拍拍屁股走人?好啊,我们现在就起床去找伯父伯母评评理,让他们说说,到底是我该悄然走人,还是你该负责。”

蒋昕然翻个白眼,“你是趁火打劫吧。昨晚明明爽的也是你啊,怎么就让我负责了。”

辛天忍咧嘴一笑,“那好啊,我愿意负责。”

蒋昕然哼了一声,“反正横竖都是你占便宜。”

辛天忍搂着她,笑了,“那蒋小姐的意思就是,同意当我女朋友咯。”也不给蒋昕然反对的机会,他嘿嘿笑着凑过去说了句,“亲爱的女朋友,我太高兴了。”然后吻上蒋昕然,开始了早晨的美好。

两人起床后已经是十点半了,蒋昕然打开手机一看,爸妈居然一个电话都没打。她傻眼地看着屏幕,不敢相信她爸妈居然会就这样放任她在外面。

辛天忍看到她对着手机发呆,好奇地问她,“怎么了?有什么问题?”

蒋昕然迟缓地转头看着辛天忍,“我一夜未归,我爸妈竟然连个电话都没打给我。”

辛天忍哦了一声,“不是,我带你回来的时候,有联系他们,所以他们知道是我跟你在一起。”

蒋昕然瞪着他,“你是怎么跟我爸妈说的。”要是他敢跟爸妈胡说八道,她一定要把他揍成猪头。

辛天忍过去抱住她,“放心吧,我只是告诉伯父伯母,你有些不舒服,似乎在发热,我打算带你去我家休息一下。伯母让我好好照顾你,如果还没转好就带你去医院。”

“那他们后面就没打电话过来问你我的情况?”蒋昕然瞠大眼睛看着辛天忍。

辛天忍摇摇头,“没有,一个电话都没有。”

蒋昕然无言地抿着唇,他们得是有多项新辛天忍的人品,他们就一点不担心他化身成狼把自己吃的一干二净吗?

“放心吧,我对你并不是玩玩而已。得到你的身体,只让我更加确定一件事,就是我一定要得到你的心。这样,我就会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了。”辛天忍抱住蒋昕然,感慨地说道。

虽然两人正式确立了关系,而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,蒋昕然也相信辛天忍是真的爱他,从他对自己的疼爱、照顾和对自己偶尔的无理取闹的隐忍中看得出来。不过,有一件事她可没忘记。

“我说,虽然我们谈恋爱了,但是你可别拿回家说啊。”蒋昕然装作不在意地跟辛天忍说道,然后继续玩自己的手机。

辛天忍一愣,随即怒目瞪视,一把抓过蒋昕然让她面对自己,“你给我说清楚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打算把我玩够了就丢掉!”

蒋昕然哭笑不得,“你在胡说什么啊。”随后不甚高兴地嘟着嘴,“我可没忘记,你妈妈对我并不满意这件事。要我去你家可以,但要是我被冷眼相待,你就等我再找吧。”

辛天忍蹙着眉头,“我妈那里不是问题,但是你想琵琶别抱,等我消失了再说。”像是想要填补内心的不满,他凑过去就吻住了蒋昕然,接下来又是男女之间的搏斗了。

不过蒋昕然的话,辛天忍也记在心里,他开始有意无意地在家里提起蒋昕然,希望能慢慢改变他妈的想法。而这头也忙着跟蒋昕然谈情说爱,免得他一个不留神,爱人就跟着溜了。

这不,听到有人约蒋昕然聚会,他就神经紧绷。他发问,蒋昕然也不回答他。没办法,他只好跟着蒋昕然一起去吃饭了。想到自己现在的委曲求全,他也是哀叹啊,这就是现世报吧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