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502TXT > 都市 > 权欲风暴 > 第338章 跳舞的女人们

“吕县长没喝多吧?”胡莹笑吟吟地站了起来。

她对吕永举的敬佩,不是吕永举的官位,而是吕永举不仅是清华大学的骄子,还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生。但胡莹总感到一个这样高学历的人,竟然想着当官,屈了人才不说,美国的文化是白学了。

“没没,我过来是沾沾我老领导的福气。”

“永举,来,坐。你可别这么说。”

吕永举坐下又说:“我还想听听你跟我们美女作家谈了些什么。”

华长利说:“和作家当然是谈文化啊,我这个没什么文化的人去抓文化,还要补习一下功课呢。”

吕永举抓住了胡莹的手说:“你用好这样几个有文化的人,那你就是有更高文化的人,谁敢一下子就把我们的作家提拔上来,你就敢,但这样做是绝对正确的,在我们宁古,就没有一个比我们的苗局长更有才的女人。”

胡莹赶紧说:“现在可不是说我的时候,还是你们谈吧。”

胡莹刚要走,华长利说:“你别走,正好吕县长来了,咱们谈点事儿。”

胡莹就没走,吕永举说:“天龙老弟,我还是第一次这样叫你,以后你虽然不再是我的班长,可我还真舍不得你。你就是到了石江,那是副市长,还是管着我们,虽然不再管经济方面的事儿,但文化上的事儿也不是小事,有什么需要交待的,尽管吩咐。”

华长利摆摆手,他刚才想起了一件事,道:“那年我们为了减少财政开支,把县歌舞团的编制给砍了,这些人都在干什么?”说着就看着胡莹。

胡莹道:“这些人可是够惨的,他们除了跳舞唱歌,就不会别的。有的在舞厅陪舞,有的在教学生。我还坚决反对砍掉这个团,这可是我们县最后一个艺术团体了。可你非砍不可啊。”

华长利看了看吕永举,这是当年体制改革,减少财政支出做出的决定,许多地方想砍也砍不动,这些唱歌跳舞的人,毕竟都是些没什么门路的老实人。

华长利苦苦一笑说:“现在看来我们做的有点过头啊,这个团还参加过中央电视台的演出吧。”

“是啊。那些跳舞的演员离开的时候都失声痛哭。有的就说,县里想砍的地方多了,到头来只砍了我们这一个单位,谁让我们就会唱歌跳舞,没有别的本事?”

胡莹说的话虽然看上去像是轻描淡写,但华长利听了后,觉得像是暗中打了自己一下,也知道胡莹说话并不怎样考虑他的感受,只是有啥说啥。不过,改革的确是摸着石头过河,现在看来,是有不少偏颇的地方。大刀阔斧在有的时候,也不是什么好事。

但一富遮百丑,经济上去了,其他的方面就是出现了某种失误,那别人也不会计较。

“那是第二轮改革哦,还是砍掉几个吃财政饭的单位的。”吕永举说。

“但其他的单位只是减掉几个人,只有歌舞团是整个单位都连根拔掉。”华长利纠正吕永举说。

歌舞团那些人也真是悲惨,吃散伙饭的时候,胡莹被约到场,其实这些大多数还是些年纪不大的人,没什么赚钱的本事,也不知道该怎样赚钱,在团里的工资都不高,为了艺术,在苦苦追求着,吃散伙饭还是aa制。胡莹自己掏钱请大家吃了这顿最后的晚餐,虽然这个单位没权没钱,但在许多人的眼里还是神圣的,最后那几个女孩拉着团长杨月的手,哭成了泪人。

胡莹想到那一幕,就不禁伤感。

吕永举道:“也不能说错误,但那时和现在不一样。现在我们财政是富裕的县了,养几个这样的团体,也是养得起的。来,干了这杯。”

两个男人干了,胡莹坐在一边,谈到歌舞团的事,胡莹就非要了解一下华长利在这个时候谈这个问题到底是什么意思。华长利郑重地说:“那就这样,你考虑一下,能不能恢复县歌舞团的编制,让这些就喜欢跳舞的孩子再回到舞台。一个城市或者一个县城,的确不能光是盖大楼修马路啊。”

“是啊,形势变了,我们的思路也要更着转变啊。”

华长利喝了一杯酒后感慨地说:“也许这些年来,我们对改革开放的成绩做了过多的赞美,也只有这几年,许多人才开始反思这些年在取得成绩的同时,是不是也丢失了些我们本不该,甚至还是我们应该好好珍惜的东西?”

“是啊,是啊。”吕永举一个劲地附和着。

胡莹说:“如果不是去当这个副市长,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反思的吧?看来站得高就是看得远啊。”

华长利看着胡莹,未知可否地微微一笑,胡莹也低下头喝了一口酒。

一个社会的经济与文化本来是不可分割的,但作为先是县长,后是县委书记的华长利除了抓住了经济发展这个大的方向,就没想过别的什么。

他看着吕永举说:“你感觉怎么样?我们县的经济可不是那个时候了。过去总讲文化搭台经济唱戏,这就是把文化摆在附属的位置上,结果呢,文化这出戏是越唱越不景气。”

“这话你过去可是从来没说过啊。你怎么突然会有这个想法?”吕永举看着华长利。

“怎么,你不赞同啊?”

华长利这样问,吕永举马上说:“赞同,赞同,我们宁古县也是该在文化上抓一抓了。你到石江是主抓文化,我们也要当个文化大县不是?”

“你的思路转的还快。那我们俩就再喝一个。”

华长利笑着拍了拍吕永举的肩膀。他就喜欢吕永举这样听话的态度。看到县长在县委书记面前这样谦恭,胡莹微微一笑。她知道华长利的霸道,但在官场上,只要这样霸道的男人,才是直挺挺的立着的。

吕永举也跟着举起杯子说:“好,喝一个。”

“这杯酒可要带上我一个,这是我做梦都想办的事啊。散伙那天,我在场,现在想起来,我的心都酸溜溜的。”

看到胡莹不无伤感的神色,华长利说:“好,你就倒酒,我自罚自己一杯。”

胡莹嫣然一笑说: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胡莹拿过那瓶精品茅台,给华长利的杯子里倒满,举到华长利的面前,白皙的面孔透出粉红色的笑靥。

“不能落下我啊。林市长那时是政策人的制定,我是经济实施者,这些跳舞的女孩让我们砸了她们的饭碗,不定该怎样恨我们呢。我和林市长当着你这个文化局长的面罚一杯,请你转告她们。”

吕永举先干,华长利看了胡莹一眼,也干了。

“这还差不多,但光是罚酒不行,还要有真正的动作,为我们办点实事。”

八年的发展,宁古县高楼林立,马路宽敞,这曾经是华长利倍感骄傲的成绩,他站在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做主题发言的时候,他代表的虽然是宁古县,但出风采就是他,也就为自己的成绩发自内心的感到欢喜,只有当他接受了到石江担任主管文化的副市长,似乎才知道一个县城除了发展经济,似乎还有其他的事,而这些却是他很少考虑的。现在他才忽然发现,自己所在的这块土地上原来还有更好的东西被自己遗落,甚至是抛弃了。抓些别的他已经来不及了,他想到自己剥夺了那些跳舞女孩子的饭碗,心里就感到愧疚。

“林市长不是说了,恢复歌舞团的建制,林市长走了,这个事由我来抓好了。这可是林市长临行前为我们制定的文化工作的大计啊。”

吕永举说的很有些真诚,华长利也知道吕永举是发自内心说的话,而一个大县也真该有个正经八北的演出团体。

“那我们三个就一起喝一个,我这个做文化局长的,先谢谢你们了。”

胡莹先干了,两个男人也会意地干掉杯里的酒。胡莹很是激动的样子,看上去很可爱的。一个文人,就喜欢带上感情色彩,华长利看着胡莹略微激动的神情,心里泛起微微的波澜。他和官员打交道,是从来不带任何的感情色彩,但他还是喜欢有感情的人,而在官场上,带着感情色彩,就是大忌。

三个人喝了酒,华长利感慨地说:“我为什么想起了他们?有一次我陪着俄罗斯客人去古城夜总会,看到有几个姑娘的舞跳的是真好,我问她们是不是专业的演员,她们说是宁古县歌舞团的。我当时的心里还真不是滋味。”

“她们去夜总会伴舞了?”吕永举惊讶地说。

“这个很奇怪吗?谁都需要生存是不是?”胡莹略微提高了嗓音。

“看了那样的情况,我就想是我们打碎了他们的饭碗啊,虽然打碎的饭碗不少,但这些人看起来还真让人心痛。她们就想找个能让她们安生跳舞的岗位,可我们活活的剥夺了她们的岗位,一个个好好的女孩,去夜总会陪舞。”华长利感慨地说。

“林市长,我现在真要敬你一杯酒了。”胡莹抹了一下眼睛,吕永举惊讶起来说:“呵,我们的文化局长这样的感动……好,好,你说。”

胡莹说:“我不说那时那么办是错误的,但现在这个决定却是非常的正确。我也不是单纯的可怜那些貌美如花的女孩只能去给人伴舞,还要……我只是说一个城市如果没有歌舞文化,即使经济再上去,那也是死气沉沉的。试想一下,在一个死气沉沉的地方生活,即使到处都是高楼大厦,那有什么意思?”

“说得好。我接受。”

华长利站起来,吕永举看到华长利有话要说,就让大家安静下来,华长利跟大家说,“我这个过去的县委书记,现在的主抓文化的副市长,对大家有个恳求,我在宁古的时候,一门心思的发展经济,宁古也成了经济强县,现在我不在宁古,可我却希望我们宁古要成为文化强县,把我们县的文化底蕴挖掘出来,我会尽最大的能力给宁古以支持。”

大家响起一阵掌声,华长利继续说:“现在要让百姓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,不光是多发票子,还要享受精神上的愉悦。这些话也许不和今天的主题,但我现在突然意识到,我还真的喜欢这个岗位了,换了思路,你的眼前就会出现一条更宽的路啊。”

胡莹心想,华长利思想的变化还真快啊。

趁着大家在喝酒,胡莹就悄悄地走出宴会厅,拿出手机拨了个号。

“喂,杨月,是我,胡莹。告诉你一个好消息。”

杨月是宁古县歌舞团的副团长,曾经给杨丽萍伴过舞,如果歌舞团重新恢复,她将是团长的不二人选,因为团长得了中风,她那美妙的舞姿已宣告终结。

杨月躺在家中的床上,她刚结束了一堂舞蹈课,现在给这些半大孩子上课,是她的主要收入,但刚从歌舞团下来的时候,她一时间还真的无所适从。老公就是个普通的公务员,购买服装,就是她们这些爱好艺术的最大开销,为了生计,她才开设了一个舞蹈学校,但她更喜欢自己登台表演。听到胡莹兴冲冲的样子,没精打采道:“有什么好消息告诉我的。你是潇洒,我可是累死了。”

“我在状元楼为我们的县委书记饯行,他明天就到石江当主管文化的副市长了。”

杨月哼了一声说:“你别给我说什么市长的,我对这些人没什么感冒。”

“知道我们刚才说什么吗?”

“你们说什么干我屁事?我累……”

“我告诉你,咱们的歌舞团要重新组建,你要有所准备。”

“什么?”杨月立刻从床上跳起来,那身姿灵活的就像做一个飞跃的美人鱼,“真的吗?这可不是你能说了算的。”

“我是说了不算,可有人说了算,这就是说了算的人刚刚说的。”

“就是华长利?不会吧?当初他可是积极要砍掉我们歌舞团的。”

“那是当时,现在的情况可是不一样了。”

“啊。那我就有救了。哎,你可要盯紧点。这些当官的你不催着他就不给你当回事。”

“我知道。我为了你,也要让他们拍板定下来。”

“你能不能安排我和他见一面,明天他可是要离开宁古县了啊。”

胡莹想了想说:“也是啊,我是该安排你们见一面,不然你以后可就没有机会认识他了。”

“那就拜托,他以后到石江当主管文化的副市长,也许对我们还真的有大用处。”

“去你的吧,想着想着就下道。”

“我说的可是真事儿。那我们今天晚上就能见上他?你可要盯住他啊。”杨月的华里充满了急迫和渴望。

“好,那你就等我电话。”

“我还想叫着葛菲,她现在可是我们宁古升起的一颗艺术明星啊。”

“你跟她联系,等我电话,我今天一定找机会让他见见我们宁古的两个艺术之星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