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502TXT > 现代言情 > 被嫡妹换亲后我在王府成团宠 > 070 不住三皇子府?

顾知音得知后,主动提出她去。

“秦妈妈贴身伺候着祖母,万一不慎染了风寒,回来还是会把病气过给祖母。”

她这么一说,老王妃便不再坚持。

顾知音去了季家,作为晚辈先去见了兴安侯夫人。

兴安侯夫人知道她是来看傅云瑶的,也没把人久留,只寒暄了两句便叫人领她去了。

傅云瑶隔着屏风见了顾知音。

“大姐身子如何?”顾知音关心的问:“祖母得知你病了,特叫我带了支百年人参给你补身子。”

“让你们担心了,夜里着了凉,我没事,养几日就好。”傅云瑶说道:“祖母派人来叫我回府一趟,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

顾知音点点头,点完发现隔着屏风,傅云瑶看不见,于是便把林见月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傅云瑶震惊到失语,半晌都回不了神。

一直觉得林见月不是什么好人,不曾想胆子这般大,竟敢勾搭三皇子。

关键还叫她成功了。

自家弟弟对她掏心掏肺,换来的却是她的背叛,傅云瑶又庆兴发现的早,又心疼傅云璟被人渣了。

宜珍院里的下人都被安排到其他地方去干活了,秦妈妈跟胡妈妈带着人去搜查了一番。

跟林见月有关的东西连一根头发丝都不能留。

搜完屋子后,一群人站在院子里等。

秦妈妈抱着两本账册出来,一抬头,看到胡妈妈捧着一只长方形的锦盒站在面前。

两人相视一望,点了点头,去了朝辉堂。

老王妃先是翻了下账册,神色有些惊讶:“林记酒坊居然是她开的?”

秦妈妈当时没细看,闻言也是愣了一下:“刚开没多久就凭着一款青梅酒抢了不少老字号的生意的林记酒坊?听说最近又出了新品。”

老王妃往后翻了几页:“对。”

倒是有点经商的头脑,也不怪能得三皇子的青睐了。

皇子拉拢权臣也是要银子的,林见月如果真有本事给他敛财,三皇子只怕会把她供起来。

这可……不是个好现象啊。

老王妃皱眉放下账册,拿起锦盒打开。

里面是一块玉佩,玉佩下面压着几封信。

老王妃一看就知不是什么好玉,没什么兴趣,径自拿出里面的封。

拆开一看,脸色顿时变了。

一共三封信,老王妃看完便“呯”的一下用力的拍在了桌子上。

“这个贱人。”

老王妃气得忍不住骂道,目光阴沉到了极点。

一边迷得她孙子神魂颠倒,一边与三皇子勾勾搭搭,居然还同时招惹了关家庶子关少惟。

这几封信是关少惟写给她的,玉佩也是他送的。

秦妈妈不知信里的内容,也没有多问,何况看老王妃这会的怒火,不适合开口。

胡妈妈微微垂眸,掩去眼底的一丝丝心虚。

她跟秦妈妈分开搜,趁着没人把东西放在了屋子,然后又装模作样的拿了出来。

锦盒是关少惟送的没错,但却是送给郡王妃的,既然要营造出两人有私情的假象,定情信物跟来往信件总要有吧,等东窗事发后在郡王妃身上搜出这些东西,百口莫辩。

得亏郡王妃聪慧,早早的识破了关少惟的诡计。

玉佩收下,信叫人模仿着关少惟的笔迹重写了一遍,表白对象换成了林见月。

郡王妃绝不会给自己留下任何隐患,与其毁掉,倒不如用在林见月身上,不叫关少惟任何反咬一口的机会。

……

林见月被人带到了一座陌生的园子。

园子里几步一景,小桥流水很是雅致,人工挖掘的池塘里种着荷花,粉色的花骨朵儿含苞待放。

林见月被带到这里已经一天一夜了,刚开门,脚还没有跨出去,一柄长剑带着凛冽的杀气横在了她面前。

“姑娘,留步。”婢女冷若冰霜的脸上没有丝毫情绪,一丝不苟的执行着主子的命令。

林见月脸色难看到了极点:“我要见殿下。”

她知道是楚承南叫人把她带到了这里,可来了这里之后自己却被限制了自由。

贱婢!

等她入了三皇子府,定要好好教训教训她。

婢女淡淡的回道:“殿下空了自然会来见你。”

“那我出去走走。”林见月又道。

婢女:“在殿下来之前你哪也不能去。”

万一被她跑了呢?

殿下说了,把人带来园子就看紧了。

恩,她只是按吩咐行事。

两人争执间,忽听远处下人的请安声。

“见过殿下。”

林见月双眸倏地一亮,狠狠的剜了婢女一眼,瞬间有恃无恐了起来,一把将人推开,朝声音来源的方向跑了过去。

“殿下……”娇柔婉转的语调,听得身后的婢女一个激灵,抱着手臂直搓鸡皮疙瘩。

林见月识实务,深知如今只能牢牢的抱紧楚承南这个大腿。

楚承南停下步子,望着眼前美丽动人的女子,眸底幽暗,不知在想什么。

“进屋说。”

说着,他背着双手径自走了。

林见月下意识的想要去抱他的手臂,但见楚承南阴沉的脸色,一时拿捏不住他的态度,于是咬了咬牙,乖乖的跟着进屋了。

楚承南在塌上坐下,林见月坐在下首的圈椅上。

“白微刚带你离开,老王妃便派人去了静安寺,要秘密处死你。”楚承南说道。

林见月面露恼意,却也一点不意外:“这个毒妇。”

楚承南看了她一眼,又道:“我这是我的私人园子,往后你就在这里住下,没特别的事情不要出去。”

林见月微微抬头,目光讶异的看着楚承南:“住……这?”

不是三皇子府?

似是看出了林见月的心思,楚承南沉声道:“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我也不去深究了,在满京城的人眼中,你是傅云璟的小妾,这个时候跟我回去,让外人怎么看我?御史弹劾的折子恐怕要堆满父皇的桌案,到时候我还如何去争皇位?”

“你跟着我,难道就只想当个皇子的妾?”

“非常时期,你非但不能叫外人知道你我的关系,更要想办法撇清跟傅云璟的关系,我不管你心里有没有他,但既然已经是我的人,就绝不能再跟傅云璟有任何瓜葛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