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502TXT > 玄幻 > 喰道人 > 第65章 灵术之秘

眉间跃动着赤金火苗,胸膛上印着幻日印的陈喰,独自站在擂台中央,等待挑战之人。

可他现在的模样,外加刚击败一名主家子弟,让那些本有意上台的外姓望而却步。等了许久都没人敢挑战,侯三只能无奈宣布陈喰直接进入前十。

尽管赢下了守擂战,模样恢复如常的陈喰并未有一刻轻松,反而被陈之莲带到一处角落。

“方才的紫瘴里,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当时的情景,着实让她担忧了一阵,不由得不问。

“侯鹰施展灵术,想要我的命。”

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却叫陈之莲的双眼迸出杀意,问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陈喰将当时的遭遇和盘托出之后,说出自己的看法:“侯鹰那人,做事全凭己心,而且并未禁止使用灵术,他这么做本身是无错的。非要追究的话,至多是说侯鹰的灵术过于霸道而已。”

陈之莲闻言微微颔首,注视着陈喰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“现在侯鹰受伤,显然我技高一筹,那害我之事也就没了说法,侯家更不会认。至于侯鹰嘛,他被我废了一只手,侯家或有法子替他疗伤,但短期内应该不会再有动作,也算是得了教训。”

“此事,还是到此为止吧。”

陈之莲面色古怪地打量了一番身前的少年郎,不禁疑道:“真没看出来,你居然如此大度......”

陈喰微微一笑,答道:“眼下三家联合共探地宫,不宜大动干戈引起不快,一切都得等地宫之行结束以后再说。否则,迁延日久,终究会对我陈家不利。”

陈之莲嘴角微扬,意味深长地发问:“这么说来,你并不看好陈歌所提的那个法子?别忘了,族长和明通长老,可都指着地宫赚灵晶,壮大我陈家。”

“这法子的本意的确不错,可晚辈觉得利弊参半......”

未等陈喰说完,陈之莲就饶有兴趣地提问:“哦?怎么说?”

“人手,”陈喰直接点出要害,听得陈之莲微微一怔,“地宫太过庞大,远超三家的想象,俨然是个地下世界,异兽的数量自然可想而知。”

“如此一来,咱们不仅要派人下去探索猎杀,还要随时防备异兽反扑。莫忘记,地宫绵延整个嶵嵬岭,它们甚至可以直接从峰柱底下爬上来,而我们却没法将它们赶尽杀绝。”

“成为食灵者已属不易,成为高阶食灵者更是千难万难,可异兽呢?或许一次就能生一窝。数量的差距,只会让我陈家越发被动,万一真遏制不住,别说猎杀材料,我陈家或许难以固守嶵嵬岭。”

“更别提,如今还有雾灾。就算一切顺利,甚至在岭北打开局面,我陈家食灵者的数量,是否能跟得上?若是跟不上,岭北那头没了守备,只会沦为当地诸家眼里的一块肥肉。”

“若是把食灵者分出去,陈家堡怎么办?咱们在岭北的动作,别家肯定会知晓,他们又会作何感想?”

等到陈喰平静无波地讲完,陈之莲仍旧没有说话,盯着面前的少年郎看了许久,才吐出一句:“可惜,你不是陈歌......”

她顿了顿,继续道:“你方才所言,我会告知族长。不过,既然你能瞧出关键,可曾想过解决之法?三家联手,真的能让我陈家占尽好处?”

其实,陈喰的心里还藏着另一件事,那就是八荒志上所记载的,关于织命郎的传说。若是地下世界和传说里的一样,那陈歌和明通长老的图谋根本行不通,甚至还会给陈家召来灾祸。

可这传说,连自己都半信半疑,又如何能告诫他人?而且陈歌建议的法子,的确能让陈家在短期内回血,两相比较之下,高层会怎样选择,也就不言而喻了。

为今之计,只有趁着明、侯两家都愿意的时机,把地宫探个清楚明白,若真出了状况,三家联手总好过单打独斗。

陈喰闻言,略微思忖了一会儿,答道:“此事言之尚早,况且明、侯两家亦有所求,到时只怕还得争上一争。”

“地宫庞大,他们两家也吃不下,否则也不会提议联手。眼下,我们只需静观其变即可。”

他的一番话,听得陈之莲连连颔首,随后话锋一转,说出另一个问题:“你眉间的火苗,是怎么回事?”

眉间的火苗?难道是炩火?

回想当时危急的情景,以及脑海中突然冒出的那句话,陈喰心中隐约觉得,与自己炁海里的小鼎有关,而且能够破除侯鹰的啖生鬼,炩火应当也是一道灵术。

可灵术这种事,能随便说给别人听么?

“晚辈亦不知眉间之火为何物,兴许那时情况危急,激发了异能的潜力,才于眉间窜了出来。”

这话说的并不高明,摆明了不想告诉你真相,陈之莲似乎并不在意,反而开始教导:“灵术,乃是动摇灵机之术。你那眉间的赤金火,取的是自身灵机,不可随易动摇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要说动摇自身灵机,陈喰可是深有体会,自从金亮碎片被逐一抓走后,身体的各个部位开始不停使唤,只能任人宰割,这种滋味实在不好受。

“原来如此,多谢之莲长老解惑。”

见到陈喰恭敬一礼,陈之莲笑道:“你真的很谨慎,这很好。”

说罢,她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瓷瓶递给陈喰,“里面是一枚净灵丹,你位列前十,当获此丹。”

净灵丹?是陈歌说过的那种?此次选拔,为的是激励外姓,给出的奖励不该有它才对啊。

而且,陈之莲似乎很清楚我现在需要什么......

略微思忖,他就接受了来自之莲长老的好意。能被众多长老看中,意味着自己的价值,得到了更多的认可,若是不接受,反倒会将对方推到对立面。

再说,自己正需要祛除异毒的宝药,何必推辞?

“多谢之莲长老。”

待到陈喰双手接下,陈之莲才笑着问道:“可有选好第二种异兽?”

“还望之莲长老赐教。”陈喰顿时明白其意,不禁恭声讨教。

“论异兽,你知道的比我还多,没什么好教你的。不过,除了五类十三性以外,还有一点需要记住,异兽的异能与灵术息息相关,异能的作用也就代表灵术的作用。”

“好比那李红霁,她的那条月白锦缎,出自夜希声,幽夜静谧化作仙娥妙影,皆属飘渺虚幻,藏于天地。你吃的是九苞红,赤金火苗若也是灵术,不是合了燎星火,就是融了炽胭脂。稍稍参悟,便能知晓真正用途。”

陈喰闻言若有所思,他闻弦知意,便开口问道:“敢问之莲长老,听闻灵术与登上中三阶有关,难道关键在于灵术的作用?”

陈之莲笑着颔首,倒也没卖关子,直接回答:“既然你知道了,便多与你讲讲。”

“三阶上四阶,有大难关,需要灵术加持。虽说灵术越多越是安全,但只要分配得当,三道也就够了。”

登上中三阶有大难关?灵术又该如何分配?陈喰一边聆听一边思索,等待陈之莲继续说下去。

“一道破敌、一道护身、一道回命,李红霁的月白锦缎便是护身灵术,而太阴华素元初天,是一道破敌灵术。”

陈喰首次听闻这等修炼之秘,不禁回想起明月蛟与侯鹰的灵术,心中暗忖:“那两人所使的,应当都是破敌灵术。可为何要如此分配三道灵术呢?莫不是在登阶时,需要与敌交战?”

他问出心中所想,陈之莲却摆了摆手,打断道:“整个云雾山脉的四阶食灵者屈指可数,就连老祖也不过三阶而已,你修炼天赋虽强,但仍旧遥远。眼下,只需明白灵术的分配就够了。”

“若是缺少一道灵术,或者灵术分配不均,该当如何?”

“自然只能硬扛,”陈之莲微微一顿,微微仰头遥望天际,“该护身时偏破敌,可哪有敌叫你破呢?回命时才想护身,命都没了还护什么身?喰食之道虽比古法更快,但亦是一种道途,终究还是要遵法修炼,否则只会万劫不复......”

话说得飘渺,陈喰却听懂了少许,不论登四阶时会遇到什么大难关,都得把灵术给分配妥当才行。现在自己已有两种异能,若是以后只能再获两种,也能修出四道灵术。

炽胭脂用来攻敌,就算修成也一定是道破敌灵术,却不知炩火到底是何种灵术?

如此看来,后两种异兽的选择尤为重要,必须得具有护身与回命之能......

陈喰正思忖着,陈之莲忽然凝视着他,微笑问道:“方才李红霁挺护着你的,你觉得她怎么样?”

李红霁?怎么扯到她身上了?难道......

陈喰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,想起这次比试的真正意义,心中暗忖道:“看来李红霁投到了陈之莲的门下,相比陈不疑,同为女子的长老,或许更好相处一些,可她突然把人推给我是何意?”

倏地,他脑海中浮现出陈知砚的身影,不禁暗自苦笑:“一个两个都来这招,难办了......”

“晚辈亦不知眉间之火为何物,兴许那时情况危急,激发了异能的潜力,才于眉间窜了出来。”

这话说的并不高明,摆明了不想告诉你真相,陈之莲似乎并不在意,反而开始教导:“灵术,乃是动摇灵机之术。你那眉间的赤金火,取的是自身灵机,不可随易动摇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要说动摇自身灵机,陈喰可是深有体会,自从金亮碎片被逐一抓走后,身体的各个部位开始不停使唤,只能任人宰割,这种滋味实在不好受。

“原来如此,多谢之莲长老解惑。”

见到陈喰恭敬一礼,陈之莲笑道:“你真的很谨慎,这很好。”

说罢,她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瓷瓶递给陈喰,“里面是一枚净灵丹,你位列前十,当获此丹。”

净灵丹?是陈歌说过的那种?此次选拔,为的是激励外姓,给出的奖励不该有它才对啊。

而且,陈之莲似乎很清楚我现在需要什么......

略微思忖,他就接受了来自之莲长老的好意。能被众多长老看中,意味着自己的价值,得到了更多的认可,若是不接受,反倒会将对方推到对立面。

再说,自己正需要祛除异毒的宝药,何必推辞?

“多谢之莲长老。”

待到陈喰双手接下,陈之莲才笑着问道:“可有选好第二种异兽?”

“还望之莲长老赐教。”陈喰顿时明白其意,不禁恭声讨教。

“论异兽,你知道的比我还多,没什么好教你的。不过,除了五类十三性以外,还有一点需要记住,异兽的异能与灵术息息相关,异能的作用也就代表灵术的作用。”

“好比那李红霁,她的那条月白锦缎,出自夜希声,幽夜静谧化作仙娥妙影,皆属飘渺虚幻,藏于天地。你吃的是九苞红,赤金火苗若也是灵术,不是合了燎星火,就是融了炽胭脂。稍稍参悟,便能知晓真正用途。”

陈喰闻言若有所思,他闻弦知意,便开口问道:“敢问之莲长老,听闻灵术与登上中三阶有关,难道关键在于灵术的作用?”

陈之莲笑着颔首,倒也没卖关子,直接回答:“既然你知道了,便多与你讲讲。”

“三阶上四阶,有大难关,需要灵术加持。虽说灵术越多越是安全,但只要分配得当,三道也就够了。”

登上中三阶有大难关?灵术又该如何分配?陈喰一边聆听一边思索,等待陈之莲继续说下去。

“一道破敌、一道护身、一道回命,李红霁的月白锦缎便是护身灵术,而太阴华素元初天,是一道破敌灵术。”

陈喰首次听闻这等修炼之秘,不禁回想起明月蛟与侯鹰的灵术,心中暗忖:“那两人所使的,应当都是破敌灵术。可为何要如此分配三道灵术呢?莫不是在登阶时,需要与敌交战?”

他问出心中所想,陈之莲却摆了摆手,打断道:“整个云雾山脉的四阶食灵者屈指可数,就连老祖也不过三阶而已,你修炼天赋虽强,但仍旧遥远。眼下,只需明白灵术的分配就够了。”

“若是缺少一道灵术,或者灵术分配不均,该当如何?”

“自然只能硬扛,”陈之莲微微一顿,微微仰头遥望天际,“该护身时偏破敌,可哪有敌叫你破呢?回命时才想护身,命都没了还护什么身?喰食之道虽比古法更快,但亦是一种道途,终究还是要遵法修炼,否则只会万劫不复......”

话说得飘渺,陈喰却听懂了少许,不论登四阶时会遇到什么大难关,都得把灵术给分配妥当才行。现在自己已有两种异能,若是以后只能再获两种,也能修出四道灵术。

炽胭脂用来攻敌,就算修成也一定是道破敌灵术,却不知炩火到底是何种灵术?

如此看来,后两种异兽的选择尤为重要,必须得具有护身与回命之能......

陈喰正思忖着,陈之莲忽然凝视着他,微笑问道:“方才李红霁挺护着你的,你觉得她怎么样?”

李红霁?怎么扯到她身上了?难道......

陈喰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,想起这次比试的真正意义,心中暗忖道:“看来李红霁投到了陈之莲的门下,相比陈不疑,同为女子的长老,或许更好相处一些,可她突然把人推给我是何意?”

倏地,他脑海中浮现出陈知砚的身影,不禁暗自苦笑:“一个两个都来这招,难办了......”

“晚辈亦不知眉间之火为何物,兴许那时情况危急,激发了异能的潜力,才于眉间窜了出来。”

这话说的并不高明,摆明了不想告诉你真相,陈之莲似乎并不在意,反而开始教导:“灵术,乃是动摇灵机之术。你那眉间的赤金火,取的是自身灵机,不可随易动摇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要说动摇自身灵机,陈喰可是深有体会,自从金亮碎片被逐一抓走后,身体的各个部位开始不停使唤,只能任人宰割,这种滋味实在不好受。

“原来如此,多谢之莲长老解惑。”

见到陈喰恭敬一礼,陈之莲笑道:“你真的很谨慎,这很好。”

说罢,她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瓷瓶递给陈喰,“里面是一枚净灵丹,你位列前十,当获此丹。”

净灵丹?是陈歌说过的那种?此次选拔,为的是激励外姓,给出的奖励不该有它才对啊。

而且,陈之莲似乎很清楚我现在需要什么......

略微思忖,他就接受了来自之莲长老的好意。能被众多长老看中,意味着自己的价值,得到了更多的认可,若是不接受,反倒会将对方推到对立面。

再说,自己正需要祛除异毒的宝药,何必推辞?

“多谢之莲长老。”

待到陈喰双手接下,陈之莲才笑着问道:“可有选好第二种异兽?”

“还望之莲长老赐教。”陈喰顿时明白其意,不禁恭声讨教。

“论异兽,你知道的比我还多,没什么好教你的。不过,除了五类十三性以外,还有一点需要记住,异兽的异能与灵术息息相关,异能的作用也就代表灵术的作用。”

“好比那李红霁,她的那条月白锦缎,出自夜希声,幽夜静谧化作仙娥妙影,皆属飘渺虚幻,藏于天地。你吃的是九苞红,赤金火苗若也是灵术,不是合了燎星火,就是融了炽胭脂。稍稍参悟,便能知晓真正用途。”

陈喰闻言若有所思,他闻弦知意,便开口问道:“敢问之莲长老,听闻灵术与登上中三阶有关,难道关键在于灵术的作用?”

陈之莲笑着颔首,倒也没卖关子,直接回答:“既然你知道了,便多与你讲讲。”

“三阶上四阶,有大难关,需要灵术加持。虽说灵术越多越是安全,但只要分配得当,三道也就够了。”

登上中三阶有大难关?灵术又该如何分配?陈喰一边聆听一边思索,等待陈之莲继续说下去。

“一道破敌、一道护身、一道回命,李红霁的月白锦缎便是护身灵术,而太阴华素元初天,是一道破敌灵术。”

陈喰首次听闻这等修炼之秘,不禁回想起明月蛟与侯鹰的灵术,心中暗忖:“那两人所使的,应当都是破敌灵术。可为何要如此分配三道灵术呢?莫不是在登阶时,需要与敌交战?”

他问出心中所想,陈之莲却摆了摆手,打断道:“整个云雾山脉的四阶食灵者屈指可数,就连老祖也不过三阶而已,你修炼天赋虽强,但仍旧遥远。眼下,只需明白灵术的分配就够了。”

“若是缺少一道灵术,或者灵术分配不均,该当如何?”

“自然只能硬扛,”陈之莲微微一顿,微微仰头遥望天际,“该护身时偏破敌,可哪有敌叫你破呢?回命时才想护身,命都没了还护什么身?喰食之道虽比古法更快,但亦是一种道途,终究还是要遵法修炼,否则只会万劫不复......”

话说得飘渺,陈喰却听懂了少许,不论登四阶时会遇到什么大难关,都得把灵术给分配妥当才行。现在自己已有两种异能,若是以后只能再获两种,也能修出四道灵术。

炽胭脂用来攻敌,就算修成也一定是道破敌灵术,却不知炩火到底是何种灵术?

如此看来,后两种异兽的选择尤为重要,必须得具有护身与回命之能......

陈喰正思忖着,陈之莲忽然凝视着他,微笑问道:“方才李红霁挺护着你的,你觉得她怎么样?”

李红霁?怎么扯到她身上了?难道......

陈喰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,想起这次比试的真正意义,心中暗忖道:“看来李红霁投到了陈之莲的门下,相比陈不疑,同为女子的长老,或许更好相处一些,可她突然把人推给我是何意?”

倏地,他脑海中浮现出陈知砚的身影,不禁暗自苦笑:“一个两个都来这招,难办了......”

“晚辈亦不知眉间之火为何物,兴许那时情况危急,激发了异能的潜力,才于眉间窜了出来。”

这话说的并不高明,摆明了不想告诉你真相,陈之莲似乎并不在意,反而开始教导:“灵术,乃是动摇灵机之术。你那眉间的赤金火,取的是自身灵机,不可随易动摇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要说动摇自身灵机,陈喰可是深有体会,自从金亮碎片被逐一抓走后,身体的各个部位开始不停使唤,只能任人宰割,这种滋味实在不好受。

“原来如此,多谢之莲长老解惑。”

见到陈喰恭敬一礼,陈之莲笑道:“你真的很谨慎,这很好。”

说罢,她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瓷瓶递给陈喰,“里面是一枚净灵丹,你位列前十,当获此丹。”

净灵丹?是陈歌说过的那种?此次选拔,为的是激励外姓,给出的奖励不该有它才对啊。

而且,陈之莲似乎很清楚我现在需要什么......

略微思忖,他就接受了来自之莲长老的好意。能被众多长老看中,意味着自己的价值,得到了更多的认可,若是不接受,反倒会将对方推到对立面。

再说,自己正需要祛除异毒的宝药,何必推辞?

“多谢之莲长老。”

待到陈喰双手接下,陈之莲才笑着问道:“可有选好第二种异兽?”

“还望之莲长老赐教。”陈喰顿时明白其意,不禁恭声讨教。

“论异兽,你知道的比我还多,没什么好教你的。不过,除了五类十三性以外,还有一点需要记住,异兽的异能与灵术息息相关,异能的作用也就代表灵术的作用。”

“好比那李红霁,她的那条月白锦缎,出自夜希声,幽夜静谧化作仙娥妙影,皆属飘渺虚幻,藏于天地。你吃的是九苞红,赤金火苗若也是灵术,不是合了燎星火,就是融了炽胭脂。稍稍参悟,便能知晓真正用途。”

陈喰闻言若有所思,他闻弦知意,便开口问道:“敢问之莲长老,听闻灵术与登上中三阶有关,难道关键在于灵术的作用?”

陈之莲笑着颔首,倒也没卖关子,直接回答:“既然你知道了,便多与你讲讲。”

“三阶上四阶,有大难关,需要灵术加持。虽说灵术越多越是安全,但只要分配得当,三道也就够了。”

登上中三阶有大难关?灵术又该如何分配?陈喰一边聆听一边思索,等待陈之莲继续说下去。

“一道破敌、一道护身、一道回命,李红霁的月白锦缎便是护身灵术,而太阴华素元初天,是一道破敌灵术。”

陈喰首次听闻这等修炼之秘,不禁回想起明月蛟与侯鹰的灵术,心中暗忖:“那两人所使的,应当都是破敌灵术。可为何要如此分配三道灵术呢?莫不是在登阶时,需要与敌交战?”

他问出心中所想,陈之莲却摆了摆手,打断道:“整个云雾山脉的四阶食灵者屈指可数,就连老祖也不过三阶而已,你修炼天赋虽强,但仍旧遥远。眼下,只需明白灵术的分配就够了。”

“若是缺少一道灵术,或者灵术分配不均,该当如何?”

“自然只能硬扛,”陈之莲微微一顿,微微仰头遥望天际,“该护身时偏破敌,可哪有敌叫你破呢?回命时才想护身,命都没了还护什么身?喰食之道虽比古法更快,但亦是一种道途,终究还是要遵法修炼,否则只会万劫不复......”

话说得飘渺,陈喰却听懂了少许,不论登四阶时会遇到什么大难关,都得把灵术给分配妥当才行。现在自己已有两种异能,若是以后只能再获两种,也能修出四道灵术。

炽胭脂用来攻敌,就算修成也一定是道破敌灵术,却不知炩火到底是何种灵术?

如此看来,后两种异兽的选择尤为重要,必须得具有护身与回命之能......

陈喰正思忖着,陈之莲忽然凝视着他,微笑问道:“方才李红霁挺护着你的,你觉得她怎么样?”

李红霁?怎么扯到她身上了?难道......

陈喰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,想起这次比试的真正意义,心中暗忖道:“看来李红霁投到了陈之莲的门下,相比陈不疑,同为女子的长老,或许更好相处一些,可她突然把人推给我是何意?”

倏地,他脑海中浮现出陈知砚的身影,不禁暗自苦笑:“一个两个都来这招,难办了......”

“晚辈亦不知眉间之火为何物,兴许那时情况危急,激发了异能的潜力,才于眉间窜了出来。”

这话说的并不高明,摆明了不想告诉你真相,陈之莲似乎并不在意,反而开始教导:“灵术,乃是动摇灵机之术。你那眉间的赤金火,取的是自身灵机,不可随易动摇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要说动摇自身灵机,陈喰可是深有体会,自从金亮碎片被逐一抓走后,身体的各个部位开始不停使唤,只能任人宰割,这种滋味实在不好受。

“原来如此,多谢之莲长老解惑。”

见到陈喰恭敬一礼,陈之莲笑道:“你真的很谨慎,这很好。”

说罢,她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瓷瓶递给陈喰,“里面是一枚净灵丹,你位列前十,当获此丹。”

净灵丹?是陈歌说过的那种?此次选拔,为的是激励外姓,给出的奖励不该有它才对啊。

而且,陈之莲似乎很清楚我现在需要什么......

略微思忖,他就接受了来自之莲长老的好意。能被众多长老看中,意味着自己的价值,得到了更多的认可,若是不接受,反倒会将对方推到对立面。

再说,自己正需要祛除异毒的宝药,何必推辞?

“多谢之莲长老。”

待到陈喰双手接下,陈之莲才笑着问道:“可有选好第二种异兽?”

“还望之莲长老赐教。”陈喰顿时明白其意,不禁恭声讨教。

“论异兽,你知道的比我还多,没什么好教你的。不过,除了五类十三性以外,还有一点需要记住,异兽的异能与灵术息息相关,异能的作用也就代表灵术的作用。”

“好比那李红霁,她的那条月白锦缎,出自夜希声,幽夜静谧化作仙娥妙影,皆属飘渺虚幻,藏于天地。你吃的是九苞红,赤金火苗若也是灵术,不是合了燎星火,就是融了炽胭脂。稍稍参悟,便能知晓真正用途。”

陈喰闻言若有所思,他闻弦知意,便开口问道:“敢问之莲长老,听闻灵术与登上中三阶有关,难道关键在于灵术的作用?”

陈之莲笑着颔首,倒也没卖关子,直接回答:“既然你知道了,便多与你讲讲。”

“三阶上四阶,有大难关,需要灵术加持。虽说灵术越多越是安全,但只要分配得当,三道也就够了。”

登上中三阶有大难关?灵术又该如何分配?陈喰一边聆听一边思索,等待陈之莲继续说下去。

“一道破敌、一道护身、一道回命,李红霁的月白锦缎便是护身灵术,而太阴华素元初天,是一道破敌灵术。”

陈喰首次听闻这等修炼之秘,不禁回想起明月蛟与侯鹰的灵术,心中暗忖:“那两人所使的,应当都是破敌灵术。可为何要如此分配三道灵术呢?莫不是在登阶时,需要与敌交战?”

他问出心中所想,陈之莲却摆了摆手,打断道:“整个云雾山脉的四阶食灵者屈指可数,就连老祖也不过三阶而已,你修炼天赋虽强,但仍旧遥远。眼下,只需明白灵术的分配就够了。”

“若是缺少一道灵术,或者灵术分配不均,该当如何?”

“自然只能硬扛,”陈之莲微微一顿,微微仰头遥望天际,“该护身时偏破敌,可哪有敌叫你破呢?回命时才想护身,命都没了还护什么身?喰食之道虽比古法更快,但亦是一种道途,终究还是要遵法修炼,否则只会万劫不复......”

话说得飘渺,陈喰却听懂了少许,不论登四阶时会遇到什么大难关,都得把灵术给分配妥当才行。现在自己已有两种异能,若是以后只能再获两种,也能修出四道灵术。

炽胭脂用来攻敌,就算修成也一定是道破敌灵术,却不知炩火到底是何种灵术?

如此看来,后两种异兽的选择尤为重要,必须得具有护身与回命之能......

陈喰正思忖着,陈之莲忽然凝视着他,微笑问道:“方才李红霁挺护着你的,你觉得她怎么样?”

李红霁?怎么扯到她身上了?难道......

陈喰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,想起这次比试的真正意义,心中暗忖道:“看来李红霁投到了陈之莲的门下,相比陈不疑,同为女子的长老,或许更好相处一些,可她突然把人推给我是何意?”

倏地,他脑海中浮现出陈知砚的身影,不禁暗自苦笑:“一个两个都来这招,难办了......”

“晚辈亦不知眉间之火为何物,兴许那时情况危急,激发了异能的潜力,才于眉间窜了出来。”

这话说的并不高明,摆明了不想告诉你真相,陈之莲似乎并不在意,反而开始教导:“灵术,乃是动摇灵机之术。你那眉间的赤金火,取的是自身灵机,不可随易动摇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要说动摇自身灵机,陈喰可是深有体会,自从金亮碎片被逐一抓走后,身体的各个部位开始不停使唤,只能任人宰割,这种滋味实在不好受。

“原来如此,多谢之莲长老解惑。”

见到陈喰恭敬一礼,陈之莲笑道:“你真的很谨慎,这很好。”

说罢,她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瓷瓶递给陈喰,“里面是一枚净灵丹,你位列前十,当获此丹。”

净灵丹?是陈歌说过的那种?此次选拔,为的是激励外姓,给出的奖励不该有它才对啊。

而且,陈之莲似乎很清楚我现在需要什么......

略微思忖,他就接受了来自之莲长老的好意。能被众多长老看中,意味着自己的价值,得到了更多的认可,若是不接受,反倒会将对方推到对立面。

再说,自己正需要祛除异毒的宝药,何必推辞?

“多谢之莲长老。”

待到陈喰双手接下,陈之莲才笑着问道:“可有选好第二种异兽?”

“还望之莲长老赐教。”陈喰顿时明白其意,不禁恭声讨教。

“论异兽,你知道的比我还多,没什么好教你的。不过,除了五类十三性以外,还有一点需要记住,异兽的异能与灵术息息相关,异能的作用也就代表灵术的作用。”

“好比那李红霁,她的那条月白锦缎,出自夜希声,幽夜静谧化作仙娥妙影,皆属飘渺虚幻,藏于天地。你吃的是九苞红,赤金火苗若也是灵术,不是合了燎星火,就是融了炽胭脂。稍稍参悟,便能知晓真正用途。”

陈喰闻言若有所思,他闻弦知意,便开口问道:“敢问之莲长老,听闻灵术与登上中三阶有关,难道关键在于灵术的作用?”

陈之莲笑着颔首,倒也没卖关子,直接回答:“既然你知道了,便多与你讲讲。”

“三阶上四阶,有大难关,需要灵术加持。虽说灵术越多越是安全,但只要分配得当,三道也就够了。”

登上中三阶有大难关?灵术又该如何分配?陈喰一边聆听一边思索,等待陈之莲继续说下去。

“一道破敌、一道护身、一道回命,李红霁的月白锦缎便是护身灵术,而太阴华素元初天,是一道破敌灵术。”

陈喰首次听闻这等修炼之秘,不禁回想起明月蛟与侯鹰的灵术,心中暗忖:“那两人所使的,应当都是破敌灵术。可为何要如此分配三道灵术呢?莫不是在登阶时,需要与敌交战?”

他问出心中所想,陈之莲却摆了摆手,打断道:“整个云雾山脉的四阶食灵者屈指可数,就连老祖也不过三阶而已,你修炼天赋虽强,但仍旧遥远。眼下,只需明白灵术的分配就够了。”

“若是缺少一道灵术,或者灵术分配不均,该当如何?”

“自然只能硬扛,”陈之莲微微一顿,微微仰头遥望天际,“该护身时偏破敌,可哪有敌叫你破呢?回命时才想护身,命都没了还护什么身?喰食之道虽比古法更快,但亦是一种道途,终究还是要遵法修炼,否则只会万劫不复......”

话说得飘渺,陈喰却听懂了少许,不论登四阶时会遇到什么大难关,都得把灵术给分配妥当才行。现在自己已有两种异能,若是以后只能再获两种,也能修出四道灵术。

炽胭脂用来攻敌,就算修成也一定是道破敌灵术,却不知炩火到底是何种灵术?

如此看来,后两种异兽的选择尤为重要,必须得具有护身与回命之能......

陈喰正思忖着,陈之莲忽然凝视着他,微笑问道:“方才李红霁挺护着你的,你觉得她怎么样?”

李红霁?怎么扯到她身上了?难道......

陈喰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,想起这次比试的真正意义,心中暗忖道:“看来李红霁投到了陈之莲的门下,相比陈不疑,同为女子的长老,或许更好相处一些,可她突然把人推给我是何意?”

倏地,他脑海中浮现出陈知砚的身影,不禁暗自苦笑:“一个两个都来这招,难办了......”

“晚辈亦不知眉间之火为何物,兴许那时情况危急,激发了异能的潜力,才于眉间窜了出来。”

这话说的并不高明,摆明了不想告诉你真相,陈之莲似乎并不在意,反而开始教导:“灵术,乃是动摇灵机之术。你那眉间的赤金火,取的是自身灵机,不可随易动摇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要说动摇自身灵机,陈喰可是深有体会,自从金亮碎片被逐一抓走后,身体的各个部位开始不停使唤,只能任人宰割,这种滋味实在不好受。

“原来如此,多谢之莲长老解惑。”

见到陈喰恭敬一礼,陈之莲笑道:“你真的很谨慎,这很好。”

说罢,她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瓷瓶递给陈喰,“里面是一枚净灵丹,你位列前十,当获此丹。”

净灵丹?是陈歌说过的那种?此次选拔,为的是激励外姓,给出的奖励不该有它才对啊。

而且,陈之莲似乎很清楚我现在需要什么......

略微思忖,他就接受了来自之莲长老的好意。能被众多长老看中,意味着自己的价值,得到了更多的认可,若是不接受,反倒会将对方推到对立面。

再说,自己正需要祛除异毒的宝药,何必推辞?

“多谢之莲长老。”

待到陈喰双手接下,陈之莲才笑着问道:“可有选好第二种异兽?”

“还望之莲长老赐教。”陈喰顿时明白其意,不禁恭声讨教。

“论异兽,你知道的比我还多,没什么好教你的。不过,除了五类十三性以外,还有一点需要记住,异兽的异能与灵术息息相关,异能的作用也就代表灵术的作用。”

“好比那李红霁,她的那条月白锦缎,出自夜希声,幽夜静谧化作仙娥妙影,皆属飘渺虚幻,藏于天地。你吃的是九苞红,赤金火苗若也是灵术,不是合了燎星火,就是融了炽胭脂。稍稍参悟,便能知晓真正用途。”

陈喰闻言若有所思,他闻弦知意,便开口问道:“敢问之莲长老,听闻灵术与登上中三阶有关,难道关键在于灵术的作用?”

陈之莲笑着颔首,倒也没卖关子,直接回答:“既然你知道了,便多与你讲讲。”

“三阶上四阶,有大难关,需要灵术加持。虽说灵术越多越是安全,但只要分配得当,三道也就够了。”

登上中三阶有大难关?灵术又该如何分配?陈喰一边聆听一边思索,等待陈之莲继续说下去。

“一道破敌、一道护身、一道回命,李红霁的月白锦缎便是护身灵术,而太阴华素元初天,是一道破敌灵术。”

陈喰首次听闻这等修炼之秘,不禁回想起明月蛟与侯鹰的灵术,心中暗忖:“那两人所使的,应当都是破敌灵术。可为何要如此分配三道灵术呢?莫不是在登阶时,需要与敌交战?”

他问出心中所想,陈之莲却摆了摆手,打断道:“整个云雾山脉的四阶食灵者屈指可数,就连老祖也不过三阶而已,你修炼天赋虽强,但仍旧遥远。眼下,只需明白灵术的分配就够了。”

“若是缺少一道灵术,或者灵术分配不均,该当如何?”

“自然只能硬扛,”陈之莲微微一顿,微微仰头遥望天际,“该护身时偏破敌,可哪有敌叫你破呢?回命时才想护身,命都没了还护什么身?喰食之道虽比古法更快,但亦是一种道途,终究还是要遵法修炼,否则只会万劫不复......”

话说得飘渺,陈喰却听懂了少许,不论登四阶时会遇到什么大难关,都得把灵术给分配妥当才行。现在自己已有两种异能,若是以后只能再获两种,也能修出四道灵术。

炽胭脂用来攻敌,就算修成也一定是道破敌灵术,却不知炩火到底是何种灵术?

如此看来,后两种异兽的选择尤为重要,必须得具有护身与回命之能......

陈喰正思忖着,陈之莲忽然凝视着他,微笑问道:“方才李红霁挺护着你的,你觉得她怎么样?”

李红霁?怎么扯到她身上了?难道......

陈喰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,想起这次比试的真正意义,心中暗忖道:“看来李红霁投到了陈之莲的门下,相比陈不疑,同为女子的长老,或许更好相处一些,可她突然把人推给我是何意?”

倏地,他脑海中浮现出陈知砚的身影,不禁暗自苦笑:“一个两个都来这招,难办了......”

“晚辈亦不知眉间之火为何物,兴许那时情况危急,激发了异能的潜力,才于眉间窜了出来。”

这话说的并不高明,摆明了不想告诉你真相,陈之莲似乎并不在意,反而开始教导:“灵术,乃是动摇灵机之术。你那眉间的赤金火,取的是自身灵机,不可随易动摇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要说动摇自身灵机,陈喰可是深有体会,自从金亮碎片被逐一抓走后,身体的各个部位开始不停使唤,只能任人宰割,这种滋味实在不好受。

“原来如此,多谢之莲长老解惑。”

见到陈喰恭敬一礼,陈之莲笑道:“你真的很谨慎,这很好。”

说罢,她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瓷瓶递给陈喰,“里面是一枚净灵丹,你位列前十,当获此丹。”

净灵丹?是陈歌说过的那种?此次选拔,为的是激励外姓,给出的奖励不该有它才对啊。

而且,陈之莲似乎很清楚我现在需要什么......

略微思忖,他就接受了来自之莲长老的好意。能被众多长老看中,意味着自己的价值,得到了更多的认可,若是不接受,反倒会将对方推到对立面。

再说,自己正需要祛除异毒的宝药,何必推辞?

“多谢之莲长老。”

待到陈喰双手接下,陈之莲才笑着问道:“可有选好第二种异兽?”

“还望之莲长老赐教。”陈喰顿时明白其意,不禁恭声讨教。

“论异兽,你知道的比我还多,没什么好教你的。不过,除了五类十三性以外,还有一点需要记住,异兽的异能与灵术息息相关,异能的作用也就代表灵术的作用。”

“好比那李红霁,她的那条月白锦缎,出自夜希声,幽夜静谧化作仙娥妙影,皆属飘渺虚幻,藏于天地。你吃的是九苞红,赤金火苗若也是灵术,不是合了燎星火,就是融了炽胭脂。稍稍参悟,便能知晓真正用途。”

陈喰闻言若有所思,他闻弦知意,便开口问道:“敢问之莲长老,听闻灵术与登上中三阶有关,难道关键在于灵术的作用?”

陈之莲笑着颔首,倒也没卖关子,直接回答:“既然你知道了,便多与你讲讲。”

“三阶上四阶,有大难关,需要灵术加持。虽说灵术越多越是安全,但只要分配得当,三道也就够了。”

登上中三阶有大难关?灵术又该如何分配?陈喰一边聆听一边思索,等待陈之莲继续说下去。

“一道破敌、一道护身、一道回命,李红霁的月白锦缎便是护身灵术,而太阴华素元初天,是一道破敌灵术。”

陈喰首次听闻这等修炼之秘,不禁回想起明月蛟与侯鹰的灵术,心中暗忖:“那两人所使的,应当都是破敌灵术。可为何要如此分配三道灵术呢?莫不是在登阶时,需要与敌交战?”

他问出心中所想,陈之莲却摆了摆手,打断道:“整个云雾山脉的四阶食灵者屈指可数,就连老祖也不过三阶而已,你修炼天赋虽强,但仍旧遥远。眼下,只需明白灵术的分配就够了。”

“若是缺少一道灵术,或者灵术分配不均,该当如何?”

“自然只能硬扛,”陈之莲微微一顿,微微仰头遥望天际,“该护身时偏破敌,可哪有敌叫你破呢?回命时才想护身,命都没了还护什么身?喰食之道虽比古法更快,但亦是一种道途,终究还是要遵法修炼,否则只会万劫不复......”

话说得飘渺,陈喰却听懂了少许,不论登四阶时会遇到什么大难关,都得把灵术给分配妥当才行。现在自己已有两种异能,若是以后只能再获两种,也能修出四道灵术。

炽胭脂用来攻敌,就算修成也一定是道破敌灵术,却不知炩火到底是何种灵术?

如此看来,后两种异兽的选择尤为重要,必须得具有护身与回命之能......

陈喰正思忖着,陈之莲忽然凝视着他,微笑问道:“方才李红霁挺护着你的,你觉得她怎么样?”

李红霁?怎么扯到她身上了?难道......

陈喰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,想起这次比试的真正意义,心中暗忖道:“看来李红霁投到了陈之莲的门下,相比陈不疑,同为女子的长老,或许更好相处一些,可她突然把人推给我是何意?”

倏地,他脑海中浮现出陈知砚的身影,不禁暗自苦笑:“一个两个都来这招,难办了......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